林纳斯:自组织,解构主义与进化论

发布于 2022-10-07  998 次阅读


前阵子被群友安利了Linux之父林纳斯的自传《只是为了好玩》,买来放在书柜,一直无暇细读。赶上七天小假,遂安排了些时间耐心啃完。

在读此书之前,互联网上关于林纳斯夸张言论的讨论早就此起彼伏,读完自传果然如此。与那些在自传中描述企业成功学的大佬们相比,林纳斯的言论十分无厘头,甚至有些秒天秒地秒空气的感觉。但这种夸张的性格却与林纳斯的才能相辅相成,推动了Linux系统长足的进步。这很大原因是由于他的信徒们也像他这般狂热,以至于林纳斯花了很多的笔墨讲他的生活因此受到了怎样的影响。

《帝国时代2》的巴巴罗萨关卡有这样一段开场白:“一个人的意志能否建立一个帝国?”读完此书,我想这段提问用于林纳斯身上能得到肯定的答复。是的,在他的“指挥”下,数年之间便建成了一个数百万用户组成却秩序井然的开发者帝国。在书中他大概用了一半的篇幅介绍开发者的组织模式,这种模式被他称作“厚道的独裁者”,即只关心最核心的功能更新,并对相关内容做最终决断,对于其他功能则由积极的贡献者自行决定。由于极客群体的自发性与认同感,林纳斯不需要太多的亲自操刀就可以让整个组织运转起来,这种笼络而非管理的自组织模式延续了许久,并构成了开源运动的燎原之火。

Linux在技术世界一战成名后,随之而来的是林纳斯本人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信仰更接近于解构主义,这一点从他言语中数不尽的捉弄反转,与在资本家面前口若悬河的辩驳都可以看出。大概是由于他的记者家庭背景,他对于各路记者的追问丝毫不为所动,但对于期权收入、商业化、知识产权这类敏感问题,他又很坦诚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应该说,整本书的语言风格都偏向直言不讳,有时像是林纳斯本人站在读者面前对话一般。对技术的热情与对社会关系的傲然共同构成了他为百千万粉丝所簇拥的群众基础。

在书的开头与最后,他总结了生活的“林纳斯”法则,即生活首先是为了生存,然后是为了建立维持社会秩序,最终目标是为了娱乐。尽管他又半开玩笑说这个法则是为了这本书不得已而写,但细细想来,这却是一种普遍的社会规律。其次,他还认为并非科技发展推动社会进步,而是社会的需要推动科技进步,如人们的终极欲望是将感知的边界拓宽,会有一个专门性设备替代pc解决人的各种需要。沿着这些规律,他也事实上预测了智能手机,元宇宙等产业的出现。林纳斯说,这是属于他的“进化论”。

本书成书于2001年,但林纳斯从八十年代开始编程的发家史,对于今日的读者仍然有借鉴意义。在那个微机尚不普及的年代,他是家人朋友口中的“呆子”,是Linux用户眼中的“巨人”,也是苹果微软等公司战略中的“劲敌”。但于他自己而言,这一切的动机就像他的书名所述,“只是为了好玩”。我们无法复刻他的成功,而他因“享乐主义”缔造的开源精神,将继续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


Hongwei Fan - ACG lover & CV/CG worker